银河99游戏官网

淇水汤汤有美在厨

  有时候有点恍惚,觉得认识美淇已经好多好多年了。其实,我是离开了广州,搬到北京之后,才跟她熟起来的。

  再后来回广州,因为工作约了一票人喝茶聊天,局散了,我们俩一路走回去。一路上聊天,“跟我去做个Facial吧。”她提议。我犹豫了一下,好像,并没有熟到可以一起去美容院的地步吧。神差鬼使地,居然就答应了。

  那阵子刚刚换了工作,刚刚换了城市,我的人一定是紧张而疲惫,于是,Facial开始没多久,躺在昏暗的灯光里,我撇下她,开始匀长地呼吸……

  醒来以后,就成熟人了,我觉得。就像在小学里,上厕所也要结伴去的小女生。不过后来她说,我在家招待她吃的第一顿饭,居然是个特别简单的光头葱油面。我竟然那样怠慢过她。

  美淇家是可以随时蹭饭的。偶尔从北京回广州,家里锅清灶冷,就去她家蹭。在厨房里看她忙东忙西,或者上手去掺和一两道。在她家,最喜欢抱着乖小姐滚成一团,跟她说:“你真是特别幸福的小孩呀!你妈妈做菜这么好吃。不是所有人的妈妈都这么会做的。”貌似乖身在福中并不在意。哼,等她将来离开家就知道了……

  美淇厨艺其实比我厉害,她上过真正的厨师学校,考证的那种。所以她会做很多花功夫的菜,会用火焰喷枪烧鱼肠焗蛋,会在秋风起的时候晒腊肠,会拿茶叶和糖熏鸭舌。

  美淇有个小私窦,那里收着她从各处淘换来的美器。在那里下厨,就像在我自己的厨房,从来不担心缺什么调料,更不用担心菜没有漂亮的盘子盛。

  美淇的私房牛肉辣酱,不惜工本,川香里摇曳着泰国香茅的风情,又舍得放大粒大粒的黄牛肉下去。有一次她新做了一大锅,盛了大大的两瓶给我带回北京吃。她也就是随口一说:“多给你拿点,想着你一个人在北京,都没有什么东西吃,好可怜的。”我听得眼泪差点掉下来。顶了个厨娘的名头,除了我娘,从来就没有人担心过我没东西吃。老好美淇,好得掏心掏肺。

  偶尔晚归的深夜,觉得嘴巴淡,就从冰箱里拿出美淇辣酱来,用勺子盛在一个小碟子里,吃到一颗豆豉,又吃到一粒茴香,嚼一块牛肉,滋味那么丰富。美淇不知道,一罐酱,倒有半罐是这么吃的。

  过年回家赶上牙疼发烧,又是她跳起来说,我带你去医院。上着上着班,被人喊收快递,打开来是她寄的零食,她嘴巴那么刁,试了多少铺子,才选出了那些零食,每一样都好吃。忙得忘记吃饭,肚子饿得咕咕叫,翻出美淇千里投喂我的牛肉丸,随便煮几粒,暖暖地下肚,登时满血复活。

上一篇:彼苍天者歼我良人。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什么意思 出自哪里

下一篇:没有了